相关文章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家属接受和解,绿城服务:赔偿金额不影响运营

原告代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杰向时代财经指出,最终的调解协议主要就赔偿金和补偿金达成一致,但因签了保密协议,具体的金额不便透露。

“致一直关心我的社会各界,案件结束了。衷心感谢大家近两年来,对我及家人的关心理解和爱护。”4月2日上午9点45分,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林生斌通过其“老婆孩子在天堂”的微博账户发出上述言论。

4月2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林生斌已就生命权纠纷一案与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达成调解协议。时代财经致电绿城物业相关人士,对方表示,目前不接受媒体单独采访,后续会有统一的说明。

据杭州中院通报,原告林生斌、朱恒仁(受害人家属)等人于2019年3月18日向杭州中院申请撤回对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绿城东方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等六被告的起诉,经杭州中院审查予以准许。

经杭州中院主持调解,原告方与被告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绿城海企实业有限公司已就本案纠纷达成调解协议,上述两单位也已全面履行调解协议确定的义务。

4月2日晚间,绿城服务就上述和解发布对外公告,并透露其已全面履行有关调解书确定的义务。绿城服务表示,调解书涉及的赔偿金额不会影响其正常运营,同时将与业主携手,全面加强园区安全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莫焕晶纵火刑事案件二审开庭后,2018年5月21日,林生斌向法院提起生命权纠纷民事诉讼,起诉绿城物业公司、开发、施工、监理和消防等9方,索赔1.3亿元,并要求赔礼道歉。

原告代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杰向时代财经指出,最终的调解协议主要就赔偿金和补偿金达成一致,但因签了保密协议,具体的金额不便透露。而对于受害人家属为何会选择接受和解,林杰表示,“从诉讼开始我们就有和解的想法,但和解是需要成熟的时机,去年提起诉讼时还没达到和解的地步,所以选择了诉讼的方式。在诉讼进行的过程中,双方在庭下就和解有进行多次沟通。”

“在达成调解协议之前,我们进行了三次庭前会议,对证据进行初步的展示。最终双方就和解达成一致,对于这起案件来说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林杰在微博上写道,“对于林生斌先生来说,放下一段让他精神交瘁、痛苦不堪的回忆,让他的心绪重新恢复平静,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这才是最重要的。”

尽管外界目前还无法获知最终的调解协议内容,但备受舆论关注的杭州保姆纵火案总算有了一个了结。时间回到2017年6月22日凌晨5点,杭州“蓝色钱江公寓”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造成4人死亡,林生斌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幸丧生。

大火扑灭后,杭州市公安局明确火灾为放火案,保姆莫焕晶有重大作案嫌疑。2018年2月,杭州市中院以放火罪、盗窃罪并罚,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万元。莫焕晶上诉后,浙江省高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经最高院核准,莫焕晶于2018年9月21日被执行死刑。

莫焕晶被判死刑后,林生斌在微博写道:“已经宣判的这个,罪有应得。尚未宣判的那些,也在路上了。”林生斌口中“尚未宣判的”则是指绿城物业公司、开发、施工、监理和消防等9方。

其中,绿城物业为“蓝色钱江公寓”提供物业服务,上海洋晨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是介绍莫焕晶来林家的中介公司,其余被告包括涉事小区的房地产项目公司,以及负责设计、监理、提供消防设备的机构等。杭州市中院随后裁定驳回其对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的民事起诉。

林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各被告均有过错,对损害事实具有因果关系,应当承担连带侵权责任。起诉状显示,绿城物业居于九家被告方之首。起诉状称,作为物业管理方,绿城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应急处理能力不足。

被害人家属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维护保养的消防供水设施运转不正常,以致救援当时消防水压明显不足,给灭火救援行动造成极大负面影响。而作为被告方的绿城物业,除在2017年7月8日通过微博进行了一次回复外,仅在当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进行了唯一一次公开回应。

彼时,绿城物业总裁杨掌法坦言“有很大的压力”,但他表示,绿城物业并不存在刑事上的责任问题,“我们是物业和业主之间的关系,我们是合法合规的提供服务。”与此同时,杨掌法指出,事发后,绿城物业受到了很多争议,公司也对自身的品质管理进行了反思,反思自身的服务品质和公关处理等问题。

尽管最终双方选择了庭外和解,但林杰认为,林生斌和绿城物业之间的诉讼是一次伟大的诉讼。“虽然和解之后诉讼不再,但这进行了一小半的诉讼,依然为我们提供了一堂教科书式的教训范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