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杭州最大水产市场鱼翅难求 高端酒店业绩暴跌

  近江水产市场位于杭州市江干区,是杭州市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之一,为杭州大部分的酒店提供水产品。

  “去年12月的时候,早上六七点天还没有全亮,市场里的人就已经很多了,外面的车都开不进来,全是来买海鲜的。但是今年,到大中午了,市场里的人还是稀稀拉拉的。”近江水产市场内一个经营海鲜运输生意的中年男子告诉记者。

  “鱼翅丑闻阴影仍在 市场谈鱼翅色变”

  记者在近江食品市场干货水产区一个摊位前表示想买鱼翅,店员迟疑数秒,从货柜里翻出了一袋。“全在这里了,我们已经不准备再卖鱼翅了。”店主说。

  黄龙饭店是杭州知名的五星级酒店,2011年9月19日,黄龙饭店对外发布了一封致全体消费者的公开信,表示出于环保考虑,取消每年售出300公斤,折合成人民币将近600万元的鱼翅供应。之后,杭州多家包括香格里拉、楼外楼在内的五星级酒店和餐饮企业相继表示从菜单中撤销鱼翅。

  今年1月份,浙江省工商局对杭州市场的鱼翅进行抽检,发现鱼翅市场造假严重,抽检的82个鱼翅中有79个造假,多为明胶模压而成。省工商局便部署各地工商机关全面开展鱼翅市场清查行动,对市场上销售的问题鱼翅下架封存。

  三鑫燕鲍翅冻品商行的老板告诉记者:“从去年12月底,工商抽检没收了所有的鱼翅后,我们就开始不卖鱼翅了。现在在近江水产市场,应该也没有店在卖鱼翅。”

  问及鱼翅不卖后,是否带动了其他高档水产品,比如鲍鱼,商行老板告诉记者,不仅仅是鱼翅,鲍鱼、燕窝的生意都很不好。

  店名虽为燕鲍翅商行,但是记者发现,店内货架上摆放了许多野生菌类干货。

  “我们有时开门营业到晚上七八点,但是一天下来也没有一个顾客。”他边说边看着在旁边嬉闹的儿子,“一年的房租要二十多万,但是我们现在一个月连一万都赚不到,与去年相比生意下滑了近三分之二。我现在就是每天过来开个门,陪儿子玩玩,也不怎么进货了,货架上这些菌类可以放很长一段时间,摆着也不会显得店看起来太冷清。”

  据介绍,目前近江水产市场里许多商店的鱼翅都是从广州进货的。广州鱼翅市场一度受问题鱼翅的影响而销量锐减,但是现在已经恢复上架。

  “老板,你们这里有鱼翅卖吗?”

  “去年都被没收了,现在没卖了。”恒盛燕翅鲍商行的老板边打游戏边嘟囔,显然对于记者问及鱼翅表示非常不悦。

  恒盛燕翅鲍商行今年因有媒体曝光问题鱼翅而与某酒店发生了一些纠纷,至今对于鱼翅这个话题非常抵触。

  相比于其他的摊位和门店,恒盛燕翅鲍商行的店内装修显得非常讲究。鲜红的招牌、落地的玻璃橱窗、高档的办公桌、黑色的长沙发。但是该店老板告诉记者,“如今整个市场都很萧条,我们准备这些卖完就关门了,整个近江水产市场像我们这种情况很多。”

  据了解,目前只要所售的鱼翅为真品,能够通过杭州市工商部门的检测,就可在市场上售卖。但是记者在近江水产市场了解到,销售者普遍不愿意触及鱼翅这个敏感话题。年初的鱼翅阴影依旧笼罩在市场上方。

  “酒店业绩下滑 高档水产无人问津”

  据了解,鱼翅鲍鱼等高档水产品一般都销往高端酒店。

  黄龙饭店销售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3年饭店的总营业额下降了20%左右,婚宴营业额增长了124%。”

  据介绍,黄龙饭店今年营业额出现下降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三公消费”的减少。今年年初,中央六项禁令出台,一股反腐从简之风横扫全国。以黄龙饭店为例,今年黄龙饭店所接待的政府会议批次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80%。

  黄龙饭店的销售部负责人表示,今年“三公消费”的客房营业额、餐饮营业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6%、15%。“现在很多饭店已经停业了,全国酒店行业的业绩普遍下滑30%。我们下滑没有这么严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今年婚宴营业额与去年同比上升了124%。”

  以接待企业和外国商务旅客为主的凯越酒店公关部经理童小姐告诉记者,“由于政府政策的改变,今年西博会以及十月份黄金周期间大型的宴会和会议接待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杭州郡富国际大酒店销售部的人员告诉记者,今年酒店的销售业绩与去年基本持平。“我们酒店接待政府会议比较少,主要是一个固定客源和合作企业,所以今年的情况与去年相比没有很大的变化。”

  近江水产市场内一个海鲜摊位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近江水产市场的活鲜比干货的销量会好一点。但是由于酒店采购的量大大减少了,而对于类似象拔蚌、鲍鱼这类高档水产品如果酒店不采购,我们就根本卖不出去。”

  问及今年的销售情况,多家摊位的老板都无奈得摇摇头,称“酒店都没生意,我们哪里有钱赚。”

  本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规定》要求接待工作餐供应家常菜,不得提供鱼翅燕窝等高档菜和高档酒水;住宿用房以标准间为主;不得组织到营业性娱乐、健身场所活动;不得以任何名义赠送礼金、有价证券、纪念品等。